VIVI2019年2月号新田真剑佑的现在地

~~~新田真剑佑的现在地~~~

通过改名和因《花牌情缘》取得了日本奥斯卡奖新人演员赏而大飞跃的新田真剑佑,现在导演们都纷纷想与之合作,今后将不限于日本,也会出演海外的话题作品。这次他通过电影《十二个想死的孩子们》进行密室挑战。我们近距离接触了“因角色而生”全情投入在演技中新田真剑佑的素颜。

***新田真剑佑和十二个孩子们***

“虽然没有任何动作戏,但这部戏的演技可以算得上是颜面动作戏。”

这次新田桑出演的《十二个想死的孩子们》聚集了个性丰富的年轻演员们,在这样有冲击力的现场,新田桑是如何看待其他演员的呢?

—总之就我和匠海在汗如雨下—

在非常炎热的日子里,我们在废弃医院里拍摄,冷气又不太起作用。基本上都是室内拍摄的镜头,新陈代谢前两名:我和匠海两个人就在湿透的状态中。我的戏服是毛线帽加夹克衫,匠海虽然没穿这两样,汗出的还一样多,到底是怎么回事呢?(笑)

—喜欢不讲台词时候匠海的脸—

我和匠海台前幕后都是很好的朋友,这次能再一起共演真的超开心。只要他在我演起来就会比较安心,一起演戏时候有一个可以信赖演技的演员在,感觉就会完全不一样。在我演戏的时候他能给我最佳的回应,是数一数二的好演员。在不说台词的时候演戏是比较困难的,我很喜欢匠海不说台词时候的脸。在这个角度来说的话,小花也是非常优秀的。

—现场和坂东和Fuchi一直玩在一起—

坂东龙汰是像太阳一样的气氛调节者。但他有时候又非常爱操心,一直会问我“演的没问题吧?”我就会温柔的回复“没问题的”。最近我和萩原利久、Fuchi(渕野右登)还有匠海见面很多,和匠海之前就关系很好,利久和Fuchi还到我家里来帮我背台词,男生们关系就变得很好。利久演的是一个口吃但心思十分细腻的角色,完成度很好真是厉害。高山真宙君演了一个经常露出奇怪微笑但态度很漠然的一个角色,结果平时看上去也变成那样子了,“啊,你又在吃便当的时候阴谋策划着什么吧!”(笑)

—慎次郎有领导气质的地方和自己有点像—

12个角色里觉得的自己最像的应该是安里(小花那个角色),决定的事情就一定会去做这一点和自己高度重合。比较苦手的应该是贤一(2号)。大家都是抱着烦恼来的,最后却发起了牢骚这点就有点不对。自己和慎次郎比较相似的地方嘛,应该算是有领导气质这一项吧。我每次也会考虑这个部分貌似有点类似,那个部分不太一样,有些是脚本里没有的,我自己创造出来的慎次郎。

***只能在这里读到的向新田真剑佑提的12问***

私下比较神秘的新田桑OFF的时候是什么样子呢?

通过这12个问题你或许会得出答案

1.休息日一般会干什么?

-休息日啊,就没有休息日啊!想休息!如果有比较完整的休息日,会睡个尽兴,还是要靠睡眠来发散压力。另外,想去远的地方,如果是海外哪里都可以。

2.对于新田桑来说自己的标志是什么呢?

-眼睛吧!虽然也没有被别人特别夸奖过,应该算是炯炯有神的那种类型吧。其他我也不知道有些什么,大家能告诉我的话真的非常感谢。

3.现在觉得最有趣的事是什么?

-我个人没什么爱好,现在就觉得演戏最有趣。因角色而生的时间就觉得是全身心都在活着。还有就睡觉的时候。

4.在长时间拍摄之后有什么放松的方法吗?

-并不会觉得这是非常辛苦的事情。一般会泡个澡身心都放松一下,对于沐浴产品倒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讲究。

5.2019年想演什么样的角色呢?

-有点想演那种有点狂的角色,另外就是想演黑暗英雄。通过饰演不同的角色,让我觉得在活不同的人生。虽然现实中不可能这样,还是通过演戏来实现。

6.现在觉得最可怕的事情是什么?

-应该是忘词吧!因为发生过几次,真的好可怕。记台词也是要靠有干劲才行。我会坐在家里沙发上背台词,或者带去咖啡店,集中精神背台词。

7.新田桑觉得目前自己尚不成熟的地方,还有已经挺成熟的地方是哪里?

-在和前辈演员探讨的时候,会觉得大家以前也曾跨越过这些难关啊,那时候就觉得自己还是个孩子。

8.不喜欢的东西是什么?

-芹菜。

9.喜欢的时尚是什么样?

-基本上穿的衣服就是会选择可以淹没在人群里,替换方便的,平时我就这个样子。我对衣服和食物都没什么追求,有追求的只有演技。

10.喜欢一个人还是一群人?

-我不喜欢一个人。但一个人去吃烤肉,一个人去卡拉ok倒也是没问题。我也不是很喜欢一大群人,2~3个人就刚好,所以和坂东还有利久一起就觉得很舒服。说到这个我去卡拉ok喜欢唱歌剧类或者DISH的歌,会在匠海面前热唱!(笑)

11.私底下和朋友一起是属于什么角色?

-应该算是个领头人吧。去干什么、在哪里集合之类的都会由我提案。最近经常和电影共演的演员一起去吃饭,之前坂冬和利久一礼拜一直住在我家里,帮我背台词,非常感激他们。

12.如果不当演员会干什么呢?

-可能已经当了美国警察或者律师吧!

***不会有意识去表演,这次的慎次郎是真实存在过的***

“只有十二个年轻演员出演的电影几乎没有,在那空间里就觉得好新鲜,真是让人难忘的几个月。”新田桑出演的就是通过神秘卡斯引起话题的《十二个想死的孩子们》,故事是关于在废弃医院里,有十二个年轻人集结想要集团安乐死的故事。

最初拿到脚本的时候,新田桑的第一感觉如何呢?“始终是谜团重重的密室游戏一般,只有年轻人的一个故事,拍摄方法也很独特。和堤导演合作真的非常荣幸。”边拍边剪辑这种充满速度感的方式是堤组的特点。有点像直播一样的拍摄感觉如何?“能够在现场就看到剪辑好的影像,对于演员来说是十分有利的。前一天拍的东西第二天就可以看到,虽然只有几秒种,但那个角色活了起来,我们就能更抓住其中的可能性。然后,会加入堤导演世界里的调料,‘对不起慎次郎,这里用奇怪的声音说说看!’在现场原来人可以发出那么奇怪的声音这件事就成了话题。匠海在接这段戏的时候很到位。当然我也努力发出了从未有过的奇怪声音。”

这次新田桑出演的是5号慎次郎,细腻的演技原来全靠新田桑自己发挥。“完全是让我自由发挥,慎次郎是个很难的角色,让我演了几遍说是在剪辑的时候用,结果也没和我说好不好就结束了。这其实是最可怕的了。会考虑我这样做到底对不对,也无处寻找正确答案,拍完之后得到了褒奖。虽然这么说有点不好意思,慎次郎也是努力过了就好。”与导演的相遇也刺激了自己,如今随着堤导演飞跃进入了一个全新的世界。

“5台摄像机,40分钟的长镜头,虽然不用被剪辑我演起来倒是比较方便,但也因此不得不记住超长的台词。拍电影仿佛在演舞台剧。甚至要通过一根眉毛来传达感情,万一是因为自己的失误导致拍不下去,想到这里就直冒冷汗。一直在说台词,脑内的记忆和集中力在那个时候简直都要停摆了。我大概还挺擅长背台词的吧。是今年台词最多的一个角色了。”是作为慎次郎存在的一个夏末。实际上有些记忆已经暧昧不清了。所以这大概也是作为一个角色全力生存过的一个证明吧。

“这部电影我还没有客观地看过,解释的方式每个人或许都不太一样。与人接触,对于生命的重要性的感知每个人都不同。大家只需要接收到这样的讯息,其他任由大家想像。12个各具魅力的演员在同一个屋子里演戏,你会沉浸在其中看到互相碰撞出的火花。不过最近真的都不想再拍密室剧了,虽然有时也想挑战这样门槛比较高的拍摄现场,但稍微还是有点多了,希望就和奥运会一样,4年一次就好。”

首页时政